2018年4月20日

第一次參加劇協頒獎禮




 Image may contain: 5 people, including Melanie Chung, AniDa Chan, Chan Ling Hin and Huen Yee Wan, people smiling, text

第一次參加劇協頒獎禮。
也應該會是這輩子唯一一次,以獲提名的身份坐在頭幾行吧。成世女從沒如此威過。(我前面一行就是蘇玉華,再前一行就是毛俊輝耶!)
雖然沒有拿到女主角獎(情理之中,意料之內),但我們的《媽媽聲》竟然入選年度優秀製作之一!!!!怎麼會走到這兒的呢。太神奇了。



老實說,我以為頒獎禮是很悶的。
想不到,看得非常滿足。(可能比不少演出更好看)所有安排都乾淨俐落又細心周都。
最重要是司儀王耀祖,天啊,他整個人是發亮的。有比他更莊諧並重,轉數快,口才好的當代司儀嗎?自嘲之中有著強大。拿台上台下的人說笑,全部恰到好處。
精彩。
這夜,單是看他,也就值了。
司儀,常常是配角,常常是很想他們少說一點吧。但這夜,我每時每刻都在等王耀祖開口。美極了!

沒有看過《奮青樂與路》。但一看氣場,就知道是我深受的戲。他們拿最佳製作獎,我好感動。一可能是因為何力高乃中大新傳師兄,與有榮焉;二來這類非職業班底拿大獎,自有另一種感動與翻騰。

窩心的,熟悉的,在場子裡碰到舊朋友。
數一數,竟有一大堆是廿年前認識的。

離開的時候,張可堅問我:「點呀,有冇煽番起你把火。」
我說:「火,我從來都有啊。沒有的是時間。」
這話沒有答錯,卻沒有答完。
因為這夜,確實有令我更想要回去劇場。
沒有宗教信仰的我,曾經進入劇場,就如進廟宇進教堂。它給我療癒,它給我安穩,它給我洗滌,它給我宣洩,它給我同伴。而且很長一段時間,它實在最能給我家的感覺。

這些年,因為真的有了自己的家,照顧幼兒,戲都沒有看。
但演戲與毒品一樣,其實沾上之後,要戒也難。
所以堅叔或許還是有說對了。這夜之後,豈碼,我想要更多回劇場去看戲。

 Image may contain: 7 people, including Polly Ko, Chan Ling Hin, Huen Yee Wan, Vivian K, Melanie Chung and AniDa Chan, people smiling, closeup and indoor
 Image may contain: 7 people, including Polly Ko, Chan Ling Hin, Huen Yee Wan, Vivian K, Melanie Chung and AniDa Chan, people smiling, closeup and indoor



2018年4月10日

參加者陪我的電台訪問

很怕很怕悶的我,其實做戲劇治療的訪問,已經做到怕怕。
但是今次,第一次有參加者陪我一起去接受訪問。
新鮮多了,豐富多了!
多謝阿池多謝阿麗。你們真是更強大更美麗了。
香港電台普通話台的訪問。

我說的戲劇治療的一集在這兒:
http://www.rthk.hk/radio/pth/programme/p0393_arts_therapy_workshop/episode/488858

比較好聽的,有參加者在內的在這兒:
http://www.rthk.hk/radio/pth/programme/p0393_arts_therapy_workshop/episode/488857


出席IATC頒獎禮後有感

昨夜,出席了IATC的頒獎禮
聽著盧偉力張秉權說話
一種久違的親切的感覺
他們的課我好像都有聽過--雖然已經忘了是什麼情境下聽的課

那種親切還有來自那小小型的,未臻完美的,試驗當中的,沙沙石石的安排。我好像對未完成的,還有無限可能的一切,都無可救藥地比較偏好

還有鄧正健說到評審準則的個人性,與各評審之間的口味之不同所帶來張力。聽著就是親切可愛。對很「人」的東西,我大概也是無可救藥地偏愛。熱度與弧度

幾乎忘了廿年前,自己也曾修讀表演藝術評論的證書課程。那些年,愛看戲愛寫字。覺得讀劇評真是一大樂也。雖然自己文學底子弱,是寫不出有看頭的戲劇評論的,但那時候,無甚戲劇訓練的我讀那個證書課程,實在對後來讀戲劇治療有很多幫助

忙著湊仔,獲提名的其他戲,我一齣都沒有看過
演《媽媽聲》之前,我也已經八年沒有踏台板。場子裡的人,不要說我不認識,年輕的那些,我是連名字都不知道。覺得自己,比遠更遠
所以,我始終不明白,為何《媽媽聲》會得到青睞
隨口一問心中疑問,張秉權老師,在我心中一直有一個很重要位置的張秉權老師竟然回應來著
無來由的,他竟然說,我還記得你演的拾香,連拾香,拾香紀。歲月在你身上好像不留一點痕跡。你到今天似乎都還可以演那個年輕的拾香….
他之後還說了一些話,但我已經聽不到了
因為我心中狂喜著
不不不,不是因為「歲月在你身上好像不留一點痕跡」
而是,天呀,拾香紀,十八年前的事了
而一個在我心中一直有一個很重要位置的老師還有記得
比獎項更有份量

雖然演戲不多
但演過《拾香紀》,演過《媽媽聲》,無盡的幸運

2018年1月25日

戲劇治療之故事湯工作坊

其實,
我愈來愈喜歡用故事做戲劇治療。
你也有興趣嗎?
在中大社工系搞的:

戲劇治療之故事湯工作坊

2月26日和3月5日
兩天


2017年12月14日

《奇蹟男孩》--假裝的力量



看《奇蹟男孩》(Wonder),是即便哭濕了整包紙巾,仍是會覺得世界真的充滿希望。溫暖甜美的電影。重中之中,想必是Julia Roberts和Owen Wilson所飾演的超班父母,太多值得家長學習。

Auggie父母的完美示範

縱使明知Auggie入學校,必然艱難必然會受歧視,母親仍然明白,孩子總得要面對這一天,把他準備好,送出去。孩子該學的,該經驗的,就讓他去。母親也膽顫心驚,也心疼,也懷疑,也做著幾手準備。但同時也知道,有些手要放、有些險要冒。他會受傷,怎會不受傷?她知道。但她同樣知道,受了傷,再爬起來,才叫長大,才過一關。把孩子的一生都保護在臂彎裡,不叫教養。
送Auggie參加人生首次學校露營,父母擔心地看著Auggie上校巴,然後父親那句:「He is not even looking at us。」心裡是微微地憂傷,大大地驕傲。父母對子女的愛很奇妙,讓子女感到安全然後與自己分離並獨立,其實是最終目標。
wonder的圖片搜尋結果

多少父母因為對子女的教養觀不同而翻臉。但在這對父母身上,卻看見了和而不同,互相補足。
媽媽主張上學,爸爸覺得可以再等。他們各自給出不同的訊息,卻神奇地沒有令Auggie混亂。反而,他就同時有了走出去的推力,和回頭尋求支援的後盾。
媽媽是認真的,爸爸是輕鬆的。於是Auggie就同時有了強烈的求知慾和幽默風趣的特質。結果在片中,這兩項特質都是好朋友Jack Will跟他交上朋友的原因。
旅行回來,Auggie說跟人打架了,媽媽關心他有沒有受傷,爸爸關心他有沒有打贏。這一幕,我噗一聲笑出來。換是我,可能是嘴巴問有沒有受傷,心裡好奇有沒有打贏。男孩子有打贏過一架,人生中蠻重要的一步嘛。有爸媽同時疼,即使疼的方法不一,也是美好。
管教,原來似乎也不一定要完全一致。只要父母雙方都有意識,彼此的不同也同樣在影響一個孩子,雙方帶著的是愛而不是埋怨,對孩子未必不是好事。

作為母親的,有自己的生活和理想,何其重要。如果Auggie的媽媽不是繪本設計師、沒有等待完成的論文,她可能抱著孩子一輩子,不讓他出去。因為母親要好好地發揮自己,所以孩子也會好好地找尋自己。

姐姐Via遲返家,母親問她去了哪兒。Via一說去了Coney Island,母親就知道女兒的需要,並立刻回應。擁有這樣敏感又有行動力的媽媽,孩子當然善良自愛。

看著這些枝微末節,我就問自己,哪些有做到?哪些可以做得更好。

Jack Will 和Summer

奇蹟男孩 Via的圖片搜尋結果
如果對戲中有什麼不滿的,可能是結局。
當然,以荷里活商業片的格局,只能夠是主角Auggie排出萬難,勇奪傑出學生獎。只是,我心裡好想是Jack Will 和Summer拿獎。導演已經用了一些鏡頭去表揚他倆,但我還是覺得不夠。
Auggie很捧,走出陰霾,活出自己。但生活中的Auggie不及普通人多。如果面對不公平,人們都選擇不聞不問、低頭走過,不惹麻煩、不惹注意,只管自己的事情,根本是在支持施虐者、欺凌者。我們的世界,太欠缺Jack Will和Summer,慈悲並且行動。做Jack Will和Summer其實要勇氣,他們更值得被表揚和支持。
回家跟女兒說這個電影時,很刻意把重點放在Jack Will和Summer身上,好希望女兒有這種胸懷。
奇蹟男孩的圖片搜尋結果

假裝的力量

 wonder via的圖片搜尋結果
作為一個戲劇治療師,實在沒有辦法不去看戲中一再出現的「假裝」。
Auggie假裝自己是太空人,假裝星戰角色的陪伴、Via假裝自己是獨生女、Miranda假裝自己是Via。
「假裝」不是無用的。從假裝之中,我們得到一些保護、過渡一些難關、認識一些新事物、接觸一些新的人。
如果沒有假裝,我們幾乎過不去。假裝,給我們力量去面對。
Via在戲中演舞台劇,借那段長長的獨白說話。那段,作為媽媽,作為女兒、作為舞台劇演員,作為戲劇治療師,幾個拍媽媽看著台上女兒的鏡頭教我眼淚狂噴。
奇蹟男孩 Via的圖片搜尋結果

光明溫暖的一面

生活中、面書中、新聞中、電影電視中,終日接觸到的多是奸詐欺壓不公平。看著如此光明溫暖的戲,第一個感覺竟有點不踏實,虛虛的。
但是,電影穩穩帶出一件很重要的事,凡事不只一面。從另一個角度去理解,人性也可以美好,事情也可以正面。電影選擇把光照在希望的一邊,讓人心的慈悲有機會成長。
於是,戲中幾乎每一個角色都是善良而有力量的。
Auggie雖因基因遺傳,貌醜無比──但他科學成績卓越,人又幽默風趣;
Via有個怪弟弟,父母把比較多的心力放在弟弟身上──但她有個愛她的祖母;
還有,把教育孩子視為一件事,頂得住霸氣有錢家長的校長;
用心又充滿愛,願意聆聽的老師;
抵抗霸凌、展現仁慈的Jack Will 和Summer;
讓Via當女主角的好朋友Miranda……
wonder的圖片搜尋結果
感動,因為,日常生活中這些人物為數不多,或者不太不顯眼,不被注意。我們最常注意到的,是片中唯一的「壞人」──那對自私冷漠心胸狹窄的有錢父母,耳濡目染,我們會不會也太易變成那種人?見到校長沒有買他們的帳,內心歡喜若狂,期盼現實生活中有更多有腰骨的教育工作者的同時,提醒自己多把眼睛放在光明的地方。